<form id="x5v3r"></form>

<form id="x5v3r"></form>

      <em id="x5v3r"></em>
      <form id="x5v3r"><form id="x5v3r"><th id="x5v3r"></th></form></form>

          <form id="x5v3r"></form>

          “佛緣之路”集愿京南古剎 助力觀音寺“三月三大廟會”

          2020-08-10 更多文章

          Hi 陌生人你好!

          繁體 推薦 糾錯 目錄 說明

          返回到上一頁 存儲網頁 隨機瀏覽

          4月7日9日,融合了民間藝術、民間信仰、物資交流與文化娛樂的國公營觀音寺三月三大廟會隆重舉行,廟會中心地點是村西北處的千年古剎觀音禪寺內的當陽寶塔和毗鄰重建的老母廟。佛緣之路團隊也在觀音寺舍利塔和觀音亭之間的過道上擺開陣勢,在義工朋友的幫助下,收集眾生心愿的祈福萬里行活動圓滿結束。三天共收集心愿祈??ㄒ蝗f多張。

          佛緣之路收集心愿現場

          保定觀音寺被譽為京南古剎,始建于隋唐時期,歷盡千年滄桑,歷代皆有廢興?,F在的寺廟是在新址上重建的,舊址現在已看不出一點寺廟的痕跡。不過,昔日的輝煌早已銘記在冊。如大明正德十年(1515年)《重建觀音禪寺之記》中就有國公營村后有一古剎的記載;明天啟三年(1623年)湖廣承天府地方守備司禮監、臨發內宮監太監邊靜寧(國公營人)發心重修觀音禪寺后,更是輪奐豐美,天女散采香火續千年之焰,常明照大地之光。不過,和很多名寺古剎一樣,民國初年,觀音寺同樣遭受滅頂之災,一句拆廟辦學,觀音寺就消失在歷史的洪流中。

          晨光普照舍利塔

          現在我們看到的觀音寺,是1992年明空長老應請自北京法源寺駐錫來此后,不顧年邁體衰,殫精竭慮,奔波于京津冀,歷時四年,凝聚人力物力的結果。這從傳印上人為明空長老題寫的碑銘可見一斑:無方大道,秒契環中,隨緣應跡,來去本空,悲愿高深,海岳斯同,千江一月,忍證無生,不違安養,度眾有情。

          明空長老像

          觀音寺住持寂禪法師告訴佛緣之路記者,明空長老當時修建了大雄寶殿、彌勒殿、觀音殿、念佛堂和七層寶塔;1996年明空上人示寂,監院真廣法師繼任住持后又籌措善款,先后修建了九層舍利寶塔、祖師殿、地藏殿、藥師殿、客堂及兩序寮房,而后,又興建了建筑面積4000平方米的弘法樓和5000多平方米的云水樓。

          保定市佛協會長真廣法師

          作為廟會的中心地區,進入4月后,寺院的寧靜被打破。佛緣之路車隊到達后發現,村里大街上,包括寺門內外,都擺滿了賣香的攤位,光是把車開進寺里,就大費了周折。說是攤位,其實說倉庫也不過分。因為此地燒香不是以支為單位,而是以堆為單位,稱山。將成捆的草香解捆,堆插如山。燒香山時的火,燒得越旺越好,預示得到的福報、加持越大,也正是基于這種信念,廟會的香山越甩越高、越大;附近的村民說,有人估算,每年燒掉的香有400萬元左右。

          民俗活動甩香山

          不過,在廟會開幕前的觀音節大前行法會上,寂禪法師呼吁大家要正信,不要參與甩香山,用正確的方法供養,供環保香,以減少環境的污染。

          觀音寺住持寂禪法師

          佛緣之路記者看到,雖然寶塔橫幅上寫著請勿甩大香山,但寶塔四周還是人山人海,香山火海。寺里只是呼吁,并沒有禁止,也算是民俗文化和佛教文化的一種融合吧。

          觀音寺里的香山火海

          據悉,這一年一度的廟會,每天幾萬甚至幾十萬人涌向清苑縣國公營觀音寺,大多去朝拜的是無生老母,因為很多人相信,無生老母就是觀世音菩薩的化身。但目前這一說法并未取得佛界認可,只是以一種民間傳說的方式口口相傳。

          無生老母廟中供奉的無生老母像

          關于無生老母,佛緣之路記者查閱了網上資料,據國家圖書館前任館長任繼愈先生主編的《宗教詞典無生老母》記載:在明清時,無生老母是民間宗教中至高無上的女神,是創世主,人類的祖先,不僅創造了宇宙和人類,同時又是拯救沉淪于苦海中的人們的救世主,有著無上的權威。這也是供奉無生老母的當陽寶塔能夠建在佛教叢林觀音禪寺的原因所在。

          截止4月9日,連續三天的心愿收集活動,佛緣之路團隊共收到祈???0869張。這些祈???,由高僧加持后,將和心愿佛一起到達佛陀故里尼泊爾藍毗尼,舉行盛大圓滿法會,對沿途收集的心愿進行加持祈福,以實現祈福中華、感恩父母、有愛他人的愿景。

          下一篇:鳳凰專訪葉曼:時時可死 步步求生